首页私房菜零厨艺懒人食谱素食菜谱快手菜孕妇儿童热门精选更多分类

炒螺蛳最简单的做法,螺蛳怎么炒最简单

  更新于2016-3-5T20:27:4      作者:雪山鹰

补充说明:

  我这个没放水,可以烧的略咸一些,吃的时候最好从下面浸到汤汁的螺蛳开始吃起,因为浸到汤汁的螺蛳才够味。

关于螺蛳的随笔

  江南水乡交错,凡是有水的地方必然会有螺蛳,而清明前的螺蛳是最肥美的,清明过后螺蛳壳里便有了子,偶尔咬上一口螺蛳子便很不爽快。

  螺蛳本来是轻贱之物,但是对下酒的来说就是绝妙之物了。江苏常州武进有个小镇叫芙蓉,这里世代以培养鱼苗,农民清理鱼塘的时候便会捞起一堆的螺蛳,开始是直接掩埋掉的,后来渔农发现喂养鱼苗要用豆渣,这些豆渣往往鱼苗没吃到多少而塘里的螺蛳却吃的肥壮,芙蓉的螺蛳色面发青,壳薄,肉厚一煮之下鲜美无比,这下芙蓉鲜螺出了名,整个芙蓉都不务正业开始养螺蛳了。

  吃螺蛳几乎是江南人的专利,北方人吃螺蛳往往不得要领,一手螺蛳一手牙签,弄的满手汁水淋淋。螺蛳买回来先要清洗干净静养在清水里,滴上两滴麻油,这样螺蛳会很快的吐出泥沙,有耐心的应该过个一小时看看螺蛳,爬上盆壁的则捞出养在另一盆里,这样可以保证只只鲜活,因为死螺蛳极臭,吸上一口那是相当要命的,有时候一只死螺蛳变能让一锅螺蛳报废。

  养好的螺蛳要剪去螺蛳尾部,这样的目的是前后通气,吃的时候便能一吮之下螺肉跳出,这便是江南人吃螺蛳的妙处,一双筷子便能将螺蛳吃的干干净净,我祖父是连螺蛳尾巴一起吃掉的,但是我们一般只吃螺头比较卫生。

  螺蛳最常见的路数就是爆炒,炒锅烧热,放入油后,等油烟腾腾升起,葱姜略爆,现在很多人喜欢加辣椒,可老上海大多不放辣椒。倒入螺蛳,迅速翻炒。螺蛳相互碰撞,哗啦啦声。然后喷入黄酒,便听“滋”的一声,便常见火苗升腾,酒香和螺香便一涌而起,四散在整个房间,当真有声有色。然后放水、酱油、糖,成为宽汤,稍滚后,撒上葱花,即可装盘。如果能撒上一把鲜紫苏那就更为绝妙了。

  螺蛳价虽廉,味却美,吮吸之下,便可吃的有滋有味,有声有色,心情也变得悠闲自在,唇齿留香之时便想起那个美丽善良的田螺姑娘。小小的、貌不惊人的壳里,竟然藏着悠久而美丽的动人传说,令人遐思。空了的螺蛳宛如人去楼空,于是竟有些不忍吮螺吸肉,也更觉得螺肉的鲜美。

  同样生活在水中,螺蛳与蟹,有云泥之别,也比不上蚶、蛤蜊之类,士大夫的食单也不会选它。这样它反成了馈赠给平民百姓的一道美味佳肴。上海很早流传一句话:“工人叔叔,螺蛳吮吮;农民伯伯,鸡腿掰掰”。炎热的夏季晚上海的短街小巷,里弄天井等地,时常见着身穿汗衫背心,坐在门口,一边乘凉,一边吸吮着螺蛳,一边喝着冰啤酒。而今上海街头的大排档,只只滩头都有炒螺蛳,所费甚少,却宜下酒,宜有滋有味地消磨时光。螺蛳吮吮,虽没有持蟹赏菊的清高诗意,但很平淡很悠闲很乐胃。

  春韭初割,与螺肉互炒,是一道春天的时令菜,碧绿的韭菜里,近乎黑色的螺肉星星点点,象是田野里散落的牛群,让人宛如欣赏一副乡村风俗画。但螺肉究竟不如吸吮的来得鲜美。

上一页  [1] [2] 

以良心之热血,铸网站之精魂,尽沥血之力,写最真实有用的知识。

萧县好菜杰食材经营部主办
Copyright 2009-2014 © 好菜杰